• ” 在乌姆拉德加哈吉尔村

  • 发表时间:2019-08-04 19:13 | 美丽不犯错 | 点击数:
  •   普什帕(Pushpa)是一名农民,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6岁时,她在月经期间血流不止,腹部疼痛不已。从那之后她服用了两年药,直到一名医生劝她接受“药到病除”的子宫切除手术。

      “做这个决定不容易,但我丈夫鼓励我这么做,因为痛经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日常劳作。子宫切除导致了轻微的荷尔蒙紊乱,我的体重也上去了一些。”今年37岁的普什帕说。

      半岛电视台(Al Zeera)7月24日援引印媒称,过去三年间,普什帕所在的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比德市每年都有超过4500名年轻女性接受了“可能不必要”的子宫切除手术。

      关注女性的社会活动家和研究指出,这一现象背后有其独特的社会经济原因。

      生活所迫与无良医者 2018年11月,45岁的鲁克姆尼坦代尔(Rukhmini Tandale)从瓦加兰塔迪村来到比德市的一家医院,向医生抱怨她的痛经,医生告诉她,子宫切除手术能够防癌。“虽然我确实相信切除子宫后能赚更多钱,但我还是不敢冒险。”鲁克姆尼说。

      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妇女工作一天能赚202卢比(约合人民币20元),但一次子宫切除手术就要花费3.5万卢比(约合人民币3490元)。

      不过,与普什帕同样接受了手术的哈吉普村的拉塔马加(Lata Magar)认为,与其花很多钱买药吃,不如切除子宫进行根治。

      哈罗药品基金会(HALO Medical Foundation)主席沙希坎阿汉卡里医生(Dr Shashikant Ahankari)表示,“一些无良的诊所,以谋利为主要目的,常常告诉妇女如果不切除子宫,她们有可能会患上子宫癌。但(不必要的)子宫切除(可能)会引发其他疾病。”

      比德市常年干旱,主要收入来源是甘蔗砍伐。每年10月到次年3月的甘蔗砍伐季期间,妇女往往4点起床为全家做饭,6点开始劳作,日落时才能收工。甘蔗砍伐后需要把一定数量的甘蔗绑成一捆,妇女一般把它们扛在脑袋上。整个过程非常艰辛,会消耗很多体能。

      乌莎罗萨赫(Usha Raosaheb)是瓦加兰塔迪村一名负责社区健康的工作人员,也是印度政府卫生与家庭福利部的官员,她被人们称作“阿莎姐姐”(ASHA sister)。她向半岛电视台细数了妇女的苦楚:“确实有贪婪的医生,但一些妇女做手术单纯是为了能被承包商聘用,或是想要提高自己的劳动效率。”

      比德市的农民通常受雇于土地承包商,后者一般雇佣一对夫妻作为一个单位。承包商在年初会给一对夫妻预支15万卢比,但妇女需要每天工作,一些妇女还主动去做子宫切除手术,以防工作被月经影响。

      “如果妇女们感到自己的权利遭到破坏,或是承包商逼迫她们做手术,亦或是承包商对做过手术的人有歧视,她们完全可以从地区民权办公室得到援助。但由于妇女处于一个不完善的产业中,她们没有签署劳动合同来保障合法的劳动关系,所以很难维权。”民权律师巴金德曼(Bajinder Maan)称,“对她们来说,加入地区农民联盟或某个政党会更容易维权。”

      同样做了手术的弗兰达瓦尼桑德普(Vrandavani Sandeep)指出:“缺水导致能劳作的时间很短,我们不能因为女性的问题而耽误了工作。”

      缺乏教育与传统思想的枷锁

      接受教育不是比德年轻女性的第一要务。

      这里许多女性一到青春期就不再上学了,有些是因为家里负担不起学费。缺乏教育使她们只能在田间劳作,缺乏维权意识,也无法明白是否真正需要接受子宫切除手术。来自比德的女权活动家曼尼沙托克尔(Manisha Tokle)表示,“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一个解决办法就是使女性重视自己的身体。”

      在乌姆拉德加哈吉尔村,40岁的甘蔗砍伐工人德瓦卡桑德潘(Dwarka Sandeepan)的例子证明了教育的重要性。她是家族中唯一一个没有接受子宫切除手术的女性。“我们需要为女性拟定就业计划。教育也很重要,不然我们怎么意识到我们的权利呢?”

      除了缺乏教育,印度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同样制约着女性的选择。

      在印度,人们认为经期中的女人是不纯洁的,她们不能进入寺庙或厨房,也不能触碰任何人。虽然这种过时的思想还根深蒂固,但已经有一些觉醒运动正在兴起,例如“月经女孩”(Menstrupedia)和“女孩的荣耀”(Girls Glory),宝莱坞电影《印度合伙人》和奥斯卡获奖影片《月事革命》的热映也对转变思想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社区健康工作人员乌莎承认,“虽然旧思想正在渐渐破除,但我们还需努力改善基本卫生条件,提供可饮用水源,改善人们的营养状况。”

      印度农村妇女本可以向“阿莎姐姐“们索要免费卫生巾,但情况不尽如人意。拉达穆格(Radha Mugle)说,“阿莎姐姐们几乎没有卫生巾存货,我们自己也买不起。”在比德市,12片低档卫生巾平均价格为100卢比(约合人民币10元)。加亚拜穆格(Gayabai Mugle)说,“经期时我常常疼得没法起床,也很容易受感染。”她现在明白了,这是因为她用布来代替卫生巾,也因为她没法将自己的苦楚和任何人说。

      然而,现在比德市的一些村子已经可以开始公开讨论月经。“我鼓励我妻子和女儿一旦有什么不舒服就和我说。去年我妹妹去世了,就因为她什么都憋在心里。”乌多维塔尔库特(Udhovitthal Kute)说。

      印度全国女性委员会在《印度商业线报》(The Hindu Business Line)的一份报告中呼吁马哈拉施特拉邦总秘书长采取法律措施终结子宫切除手术的乱象。马哈拉施特拉邦立法会在6月18日组建了一个七人特别委员会。“委员会由医生、健康工作者、研究者和人权活动家组成,将会展开调查并制定方案,具体报告将在8月中旬出炉。”比德市的地区健康部门长官拉德哈基山帕瓦尔医生(Dr Radhakishan Pawar)说。

分享到:
  • 上一篇: 图自青岛公安 3. 市南区潘某某网络敲诈勒索案(在侦) 下一篇:组建危重孕产妇救治专家团队
  • 相关 女性健康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
    Copyrights © 2018-2020 苏ICP备10208435号 Www.errorgo.com 美丽不犯错网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